姑苏小七 总裁的天价贵妻北冥夜

?056)真正的黄雀?

“老龙头,你这是什么意思?”秦宗哲一脸阴狠的扫过龙家带来的大队人马,明知故问道。

“没什么意思。”龙老爷子却是一脸的笑嘻嘻道:“王家是我龙家多年的盟友,如今王家有难,我这个做盟友的又岂能袖手旁观?

“不如你卖我一个面子,放他们一马可好?

“哼,多年的盟友?”秦宗哲面露讥讽的瞥了龙老爷子一眼,笑道:“那你这盟友做的可真够称职的,王家都已经被我打残了,你们才气势汹汹的跑来搭救?

“怎么?你们龙家不会是想做一回渔夫吧?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大家都是老成精的人物,龙老爷子的如意算盘,又岂能瞒得过秦宗哲?

“是又如何?

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龙老爷子索性也就不藏着掖着了,欣然承认。“就算我想做渔夫,你现在还能阻止我不成?

刚才的战斗,龙老爷子都看在眼里,有心算无心,乱枪之下,秦家的精兵强将早已折损过半。此时又哪儿来的实力再和龙家正面碰撞?

“呵——

听到龙老爷子把话都说开了,秦宗哲也不生气,笑了笑便冲着龙老爷子摇了摇头:“你不行,你打不过我!

身为先天三级武者,这就是秦宗哲最大的本钱,无论是四大家族,还是江城别的其他家族,还没听说过有那个人突破到了先天三级。

“唉——”龙老爷子同样没把秦宗哲的威胁放在眼里,笑道:“老秦呐,你老了,观念怎么也这么陈旧?难道你没听说过,武功再好,也怕菜刀吗?

说完,龙老爷子对着身后招了招手,然后便见一名先天一级武者,扛着一柄榴弹发射器来到了龙老爷子的面前。

“你!

秦宗哲面色一凛,这才明白龙家如此有恃无恐的原因。

草,连榴弹发射器都扛出来了,尼玛是要去炸坦克么?

武功再高,也怕菜刀,这话一点儿也没说错,就算秦宗哲身为先天三级武者,可以不畏子弹。但也没有强到可以无视榴弹的的程度呀!

这一炮要是轰过来,就算他武功再高,恐怕也要被榴弹直接轰杀成渣呀!

当然,以他的速度他完全可以在榴弹发射时,直接躲过。

可龙老爷子身边站着的那位管家却是一名货真价实的先天二级武者,先天二级武者固然不是他秦宗哲的对手,但要牵制住他却也不难……

如果他抱着必死之心,要和自己同归于尽……

一时间,秦宗哲的脸色前所未有的难看起来……

“如何?咱们现在是不是可以谈一谈了?

秦宗哲的反应落在龙老爷子眼中,似乎令他很是满意,一脸的驽定问道。

“算你狠!”秦宗哲狠狠的咬了咬牙,一脸的杀气腾腾道:“说吧,你想要什么?

“这就对了嘛。”龙老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放心,我没你那么贪心,我只要王家的连锁酒店和华声娱乐,剩下的都归你。

“你会这么好心?”秦宗哲下意识皱了皱眉,明显不太相信龙老爷子的话。

他本以为龙老爷子会狮子大开口,最起码会索要王家总产业的一半以上。谁想他竟然只要了连锁酒店和华声娱乐?

这两家企业固然很能赚钱不假,但其估值顶多也就王家总产业的三成不到呀?他会这么好心?显然不会。

“呵呵——你也觉得我们龙家太亏了是吧?”龙老爷子一脸笑嘻嘻的盯着秦宗哲,随即补充道:“这样吧,除了王家的连锁酒店,把你秦家的唐朝夜总会给我可好?

“什么!?”秦宗哲脸色大变。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那是我秦家的,我凭什么给你?”秦宗哲一脸的怒气冲冲道。他本以为他们现在所分配的利益,仅仅只限于王家旗下的产业。

不曾想,龙老匹夫竟将主意打到了秦家旗下的唐朝夜总会身上。

他倒是打了一手如意算盘,秦家的产业虽多,但最关键的却只有两处,其一是江城最大的地产公司,环宇地产;其二便是龙老爷子口中的唐朝夜总会!

唐朝夜总会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夜总会,更像是一个披着夜总会外衣的大型娱乐公司,旗下共有好几个上市的子公司。且不说它能给秦家带来多少的人脉关系,单是它的市值就在五十亿以上。

龙老爷子狮子大张口,开口便几乎要了秦家的一半产业,秦宗哲岂有答应的道理?

“龙老匹夫,你别太过分了!”秦宗哲一脸杀气腾腾的骂道。

“呵呵——”龙老爷子依旧在笑,良久之后这才说道:“老秦呐,你别生气,我呢,也就是说说而已。正所谓漫天要价落地还钱,既然你不同意,你也可以开出你自己的价码嘛。

龙家固然是对唐朝夜总会垂涎已久,但龙老爷子也没天真到,就凭这点儿威胁就可以从秦宗哲的手里夺过唐朝,他之所以会开出这样的价码,其实也是故意的。

他们即将分配的利益仅限王家,他故意所要唐朝夜总会,其实只是为了故意抬高价钱,好在接下来的利益分配中,多占便宜。

果然是个老狐狸……

“王家的一半产业,这是我所能接受的极限,否则我秦家不惜一战!”强压着心底的怒火,秦宗哲直接报出了自己的底价。

龙老爷子摇了摇头,比了个手势:“七成!

“不行!”秦宗哲一脸斩钉截铁道。

别看只是区区两层,但在王家近两百亿的产业下,就是这区区两成,便价值近四十个亿。

秦宗哲又岂是那么好糊弄的?

“各退一步,六成!这是我所能接受的极限,不然的话,那就一战吧!

说完这话,龙老爷子径直向后退了一步,他身边的老管家却向前迈了一步,同时他身后的榴弹发射器也对准了秦宗哲。

“你!

秦宗哲简直气得肺都要炸了,妈的,我们秦家打死打活的,牺牲了近一半的精锐,这才打下了王家。

如今可好,龙家一份力不出,开口就要分去六成?

“爸!

秦东来赶紧上前拽了拽秦宗哲的衣角,压低了声音道:“好汉不吃眼前亏呀,此事一了,咱们有的是机会!何必……

秦宗哲岂会不明白这样的道理?可是他不甘心呐,好不容易打下王家,明明可以独吞掉的,现在不仅不能独吞,还要让龙家占去大头?这事换做谁心里都会窝火。

可不甘心又能怎么样呢?

秦宗哲早看出来了,龙家的老管家一脸视死如归的样子,摆明了就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惹急了他,说不定就真抱着自己同归于尽了,而自己一死,恐怕整个秦家也要跟着完了。

“唉——”重重的叹息了一声,秦宗哲明显已经有了决定。

“哼,六成便六成!龙老匹夫,我记住你了!

形势比人强,就算秦宗哲再愤怒,再不甘,他也只能被迫答应这个条件。

好在王家世代经商,其名下的产业倒比秦家还要丰厚,就算只是四成,那也抵得上秦家的一半产业了。

不管怎么说,这一次,他们还是赚了。

“哈哈——我就说嘛,老秦果然是聪明人,签字吧!

不会吹灰之力便收获了价值一百亿以上的产业,龙老爷子终于忍不住开怀大笑起来,然后便派人将一份合同递到了秦宗哲的面前。

秦宗哲好一阵咬牙切齿,最终还是没有勇气在那上面签字,直接把笔丢给了旁边的秦东来:“你签!

“哦。”秦东来点了点头,拿起笔便准备在上面签字。

就在这时——

“等一下!

一道戏谑的声音忽的从不远处传了过来,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人一下子出现在了他们的视线当中。

?055)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一夜之间,陆飞深入“虎穴”,几乎寻遍了江城各大家族的大本营。然而结果却并不理想,依旧没能找出张璐涵被抓的蛛丝马迹。

当然,他也并非完全没有收获。

至少秦家今晚将夜袭王家的消息,就是由他打探到并且散布出去的,同时他还偷听到了龙氏父子的阴谋。

如此至关重要的情报,足以让张定龙在接下来的动乱中领先别人一大步了。

探寻完几大家族,毫无结果之后,陆飞并未马上回去向张定龙交差,而是径直回到了王家别墅附近,潜伏暗中,监视起来。

夜里两点,陆飞感觉到了有人靠近的动静,十余名身作夜行衣的先天武者悄悄向着王家别墅摸了过去。

而他们的大部队,则是在离此一千米开外的一片小树林中潜伏了起来。

悄无声息的,十余名先天武者翻过了围墙,进入了王家的别墅之内。

秦东来明显是打着擒贼先擒王的如意算盘,趁着王家毫无准备,先秘密解决掉王氏兄弟再说!

只可惜,早已得到陆飞提醒的王家,早已在秦东来一行赶到之前,便做足了准备。

就在十余名秦家先天武者刚刚翻过围墙时,原本漆黑一片的别墅瞬间灯火通明。

暗中隐藏的枪手,一下子将这十余名先天武者当成了活靶子,一时间枪声大作,毫无防范的秦家保镖一时伤亡惨重,十余名先天武者当场便在乱枪中死伤过半!

剩下五六名先天武者也被王家的保镖团团围困起来,不仅如此,秦东来带人潜伏的小树林里,实际上也早早设下了埋伏。

只等别墅内枪声一响,小树林同样也响起了一阵阵急促的枪声。

“啊——

惨叫声连成一片,原本气势汹汹,准备一举覆灭王家的秦家打手,此时却正遭遇着单方面的屠杀。

“混蛋!他们竟然早有准备!

忽然间的变故,显然有些吓坏了秦东来,破口大骂了一声,率先便向着隐藏的枪手冲了上去。

砰!砰!

无数的子弹不断向他倾泻而至,秦东来的身体却如残影一般在树林中游走起来。短短几分钟的时间,死在秦东来手底下的枪手便已经超过了十个。

“冲!跟他们拼了!

夜袭失败,那就只能硬碰硬了!

随着秦东来的一声大吼,秦家一方终于也作出了反应,很快便结好了防线,缓缓向着别墅方向碾压而去。

只可惜,刚刚冲进别墅内准备暗杀王氏兄弟的十余名先天武者,却是消亡殆尽,没有一人能活着出来。

“哈哈——想灭王家?我先灭了你们!

别墅内,在两名保镖保护下的王利宗忍不住哈哈大笑,这一仗打的实在是太漂亮了,原本占据主动一方的秦家甚至连王家的别墅都还没有靠近,便已经伤亡过半!

最关键的是,自己提前在院中安排的枪手,乱枪打死了秦家的十余名先天武者!

秦家这次算是亏了血本了,一下子损失了这么多的先天武者,就算身为古武家族,恐怕也要元气大伤吧!

如此一来,王家想要重新进入四大家族,那还远吗?只要能灭了秦家,他王家立即便能取代他们的位置。

祸事一下子变成了好事,王利宗又岂有不开心的道理?

然而,就在他哈哈大笑之际,一道阴冷又带着嘲讽的声音却是忽的响起在了他的身后:“笑够了吗?

王利宗大惊失色,急忙回头一看,脸上的笑容瞬间就凝固了!

不知是从何时起,他的房间内竟然已经多出一个人,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他恨不得生啖其肉的秦宗哲!秦老匹夫!

在秦宗哲的授意下,今晚的夜袭是由秦东来带队来的,整个过程中,秦宗哲一直都没有现身,此刻却忽然出现在了王利宗的房间里!

“快!拦……拦住他!

想起秦宗哲先天三级武者巅峰的恐怖实力,王利宗的心跳都忍不住慢了半拍,赶紧色厉内荏的对着他的两名保镖急急喊道。

由于心里实在焦急,他甚至连说话都有些结巴起来。

“杀!

尽管感觉到了秦宗哲身上所散发出的恐怖实力,两名保镖还是忠诚的执行着王利宗的命令,硬着头皮对着秦宗哲冲了上去。

这原本就是一场不公平的战斗,两名先天一级的保镖,又岂是身为先天三级武者的秦宗哲的对手?

砰砰两声,没有丝毫的意外,两名保镖倒飞了出去,仅仅只一个回合,便命丧秦宗哲之手。

“你……”两名保镖的横死,显然吓坏了王利宗,慌不折路的王利宗一下子被逼到了墙角,满脸的色厉内荏吼道:“你想干什么?

“把王家给我,我饶你不死。

秦宗哲并没有急着杀掉王利宗,而是一把将他拽了起来,径直来到了办公桌上,指着那上面的一沓文件说道。

不用看,王利宗也知道那厚厚的一沓文件肯定都是转让协议!一开始,秦宗哲的目的便是整个王家!

“我要是不答应呢?

生死关头,王利宗反而镇定了下来,冷冷的望着秦宗哲,一脸的讥讽问道。

“不答应?”秦宗哲的眼中闪过了一抹狠厉,嘴角微微上扬,猛的一把便拽住了王利宗的胳膊,卡擦一声,生生就将他整条胳膊都卸了下来,冷冷道:“你觉得你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啊——

王利宗痛苦的大叫起来,眼中满是仇恨的怒火,如同飞蛾扑火一般,秦宗哲挥舞着“硕果仅存”的一条手臂,猛的扑向了秦宗哲!

只可惜,双方根本就不是一个数量级的,就算秦宗哲站在那儿不动,让他打,他也绝难伤害到秦宗哲分毫。

秦宗哲只是轻轻的挥了挥手,王利宗整个人便直接倒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口中大口咳血不止。

“你不签,这些一样也是我的。”秦宗哲不急不缓的走到了王利宗的面前,面带不屑笑道。

“咳咳——

王利宗并不答话,一边大口咳血的同时,一边恶狠狠的瞪着秦宗哲。他很清楚,这一次,自己恐怕是真的在劫难逃了。

不光是他,整个王家恐怕也将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正如秦宗哲所说的那般,就算他不肯签字,以秦宗哲的手段,他最终也能得到那些产业,只不过稍微麻烦一些罢了。

而且江城的其他家族也不会任由他一个人吃独食,他们也会跟闻着血腥的鲨鱼一般,上前争抢。

既然自己横竖都是个死,王家也注定要灭亡,那又何必便宜了秦宗哲一个人?就算是死,他也要不能让秦家独吞了王家。

甚至,王利宗心里暗暗有些后悔,早知道有这么一天,自己还不如赶在秦宗哲之前先把旗下的产业全部捐赠给希望工程呢。好歹也给自己积点儿阴德不是?

只是,现在一切都已经晚了……大局已定,颓势难当。

“砰砰——

就在此时,原本大局已定的王家别墅内,忽然传来一阵阵剧烈枪响,紧接着便传来了激烈的打斗声响。

龙家的人终于赶到了!

秦宗哲和王利宗几乎同时在心里说道。

“现在才来?等着收割胜利的果实么?”秦宗哲冷笑了一声,一记掌刀便砍在了王利宗的脖子上面。

“先把他带回去!

秦宗哲没有直接杀死王利宗,而是留了他一命。王利宗现在还不能死,有了他在手里,可以省掉秦家的很多事情。到时候接受王家产业时,也会更加顺利。

话音刚落,立即便有人从窗户内跳了进来,悄悄带走了昏迷的王利宗。

秦宗哲这才走出了别墅,对着对面的龙家人喊道:“你们来晚了……

此言一出,原本正打的难分难解的秦、龙两家,竟都很有默契的停了下来。

“晚吗?我觉得不晚呀?好戏才刚刚开锣呢。

老态龙钟的龙老爷子,在自己管家的陪同下出现在了秦宗哲的面前。

姑苏小七 总裁的天价贵妻北冥夜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