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西游记 诸天最强boss

云芳对此不置可否,因为她根本不喜欢女明星。

心里记挂着自己女儿的事情,云芳也懒得再多说,她顺手关掉了房间的灯,示意许妙容跟她出去,“你回家的事情宴君知道吗?

“我还没跟他说,我担心他不同意。

“你就小童一个弟弟,他结婚你回去帮忙也无可厚非,我儿子又不是不讲理的人,怎么会不同意?

见许妙容柔柔弱弱的模样,云芳瞥了她一眼,连连摇头。

平日看着挺聪明温顺的一个人,怎么到了自己儿子面前就唯唯诺诺的,难怪夫妻俩的关系越来越冷淡。

站在廊道半明半暗光线中的许妙容,神色晦暗不清,目送着云芳离开,她眼中掠过一丝冷意。

转身回到房间去收拾行李,许妙容这次回去有两个目的。第一,就是避免祁宴君再跟她提起离婚的事情,第二,就是好好调查一下最近祁宴君身边的女人。

“妈跟你说的你都知道了吧?这件事情你一定要亲自去处理好了,别再让那家人生出事端,毁了莹莹的名声。

云芳离开房间之后就到了祁宴君的书房,将李红秀家的事情告诉了祁宴君。

祁宴君搁在手上的金色签字笔,揉了揉眉心,略显疲惫地点了点头。

“妈,我知道了。不过李家人说的话也不可信,之前一尧调查过,李红秀根本没这样的朋友。明天我会让人去查查那两个女人的来历,你也不用太担心。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云芳端庄的眉目浮现出厉色,“对待那家人不要心慈手软,最可怕的就是这些贪得无厌的人,给他们留下后路就是给莹莹未来的人生道路上埋下炸弹。

云芳又在祁宴君这边抱怨了很多,离开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后。

剩下祁宴君呆在房间里,他踩着拖鞋走到窗边,将窗台上早已凉透的咖啡浇在一旁的盆栽里。

皎洁的月光下,不难看出他冷冽的面孔,这五年来,所有人都觉得他的性情越来越阴晴不定,但又有谁关心过他到底承担了多少。

“少华,关于我妹妹上个月打人的事件,你再帮我起草一份协议……

几分钟之后,他打电话给亲信律师,让律师又重新制定了一份协议。协议上面更清楚地写下了条款,完全断送了李家上诉的权利。

而李红秀家现在已经乱成了一团,因为当李红秀醒过来,李母将这件事情告诉她之后,李红秀诧异不已,因为她根本不认识蓝悦和关萌萌。

李父在得知李母今天得罪了祁家的人之后更是大发雷霆,狠狠责骂了李母一番。

这*,李家在忐忑不安中度过了。

见父母如此担忧,躺在床上除了脖子以上,其他地方都没有知觉的李红秀,忍不住安慰父母。

“爸妈,也许昨天来的两个人不是骗子,是真的想要帮我们。他们不是留下了联系方式,要不然打过去问问。

“对,秀秀说得对,昨天那两个女人气质不俗,开来的车也很值钱,所以我才相信了她们。

李母擦了一把眼泪,急急忙忙去将蓝悦留给她的联系方式翻出来。

李父扫了一眼,点点头,“打吧!昨天你说的话被祁家知道了,祁家以后肯定不会再给我们一分钱。若她们真是骗子,可把我们给害惨了!

李母拨通了电话,放在了自己女儿的床边,让李红秀去跟蓝悦通话。

蓝悦那边早有准备,知道李家一定会打电话过来,她便将事情的经过起因告诉了李红秀。

得知关晓晓也是受害者,但是比自己幸运很多之后,李红秀忍不住再次嚎啕大哭。

“蓝悦姐,拜托你,一定要帮我们讨回公道!

“嗯,红秀,你要坚强,我已经在帮你寻找最好的专家,相信很快就会有好消息。

电话里面蓝悦的声音好听又温柔,对于李红秀来说,简直是天籁之声。而蓝悦就是来救赎她的天使,她不敢相信会有人帮她讨回公道。

在电话里,蓝悦答应改天再拜访李家,李红秀颤抖着挂断了电话,灰暗一片的眸子又恢复了一丝光亮。

电话滑落到床单上,李红秀紧紧握住自己母亲的手,两个人抱在一起痛哭起来。

“妈,她不是骗子!关莹莹她终于碰上了她得罪不起的人,她会受到制裁的……

蓝悦告诉李红秀,她的身份是o

护士按照容衍的吩咐送来了热茶,蓝悦在一旁一边默默地倒茶,一边听着容衍和慕宁的谈话。

当初开玩笑要自己嫁给他的容衍,如今已经有一个三岁的儿子,虽然是家族联姻,但是容衍对自己的妻子很满意,所以他这几年过得很幸福。

唯一不足的是因为父母早亡,容家的家业只能传到他们兄弟三个手上。但两个哥哥不学无术,所以只有他一人继承了家业。心有不满的两个哥哥总是不惜一切代价找他的麻烦,于是才有了今天的事情。

“你不该纵然他们两个,按照你现在的能力,完全可以将他们赶出海城。”容衍当初对蓝悦还算不错,蓝悦忍不住出言开导他。

容衍听完之后点点头,“我确实有这样的打算,只不过念在兄弟之情,一直没有忍心。

“为了自己出气居然找人砸自己家的产业,这样的人有什么不忍心的。

“詹妮弗说得对,不想今天的闹剧重演,你必须有所行动。

在蓝悦和慕宁的劝说之下,容衍坚定了心中的想法,他笑着望向蓝悦,眼中掠过一丝复杂之色。

“其实慕宁你妻子的性格跟我故人的性格完全不一样,我刚刚认错了只是因为长得实在太像了。她如果能够有你太太一般的强硬和聪明之外,或许也就不会是那样的下场了。

容衍说这话的时候,俊美的脸庞带着笑容,只是这笑容太过悲伤,夹杂着的感情似乎也太过沉重。

又或许,当初容衍说的要娶蓝悦不是玩笑,只是如今物是人非,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不管怎么样,你们家的保镖真是帮了我的大忙了!慕宁,下个星期是我太太的生日,你们也过来参加吧!趁着那个机会,我再好好谢谢你们!

“额……到时候再说吧!我跟詹妮弗最近都比较忙,可能会没时间。

慕宁没有答应容衍,他默默与蓝悦对视了一眼,毕竟容衍太太生日会有很多人参加,其中自然少不了认识蓝悦的人。

容衍离开病房之后,关晓晓继续躺在床上休养。

蓝悦和慕宁两个人则走向了医院的地下停车库,慕宁的车上,后视镜映出了两个人各怀心思的脸庞。

半个小时前,两个人第一次因为意见不合而有了争执,没有争吵只有沉默,但两个人都没有退让的意思。

良久,摘下了脸上的无框眼镜,慕宁温润的眸子望向身边的蓝悦,眼底掩去些许无奈,“悦儿,你再考虑一下,我们的机会还有很多,那样的场合你真的不适合露面。

“可是现在也没有其他办法,王老爷子已经给我们吃了几次闭门羹,我们再去他家找他是不可能的了。但是只有他知道皓皓的身世,我们已经确定了他会参加容衍家的派对,那我们正好可以趁着这次机会再试试。

蓝悦和慕宁是因为到底去不去参加容衍给妻子办的生日派对而意见不合。

前段时间,为了弄清皓皓的身世,蓝悦又去拜访了王老爷子,但是这几次王老爷子都对她避而不见。加上王老爷子平日深居简出,蓝悦在其他地方更没机会见到他。

容衍刚刚提及妻子生日派对的时候,蓝悦第一时间就想到了祁家、王家还有容家一向交好,说不定王老爷子会出席。

慕宁让人去调查,很快就确定王老爷子会出席,这么一来,蓝悦便又了参加派对的念头,也因此遭到了慕宁的反对。

“王老爷子这边线索断了,也许我们还能找到其他线索,我现在就让尼克再去查。

慕宁试图说服蓝悦,但是蓝悦轻轻摇头,纤长的睫毛垂下,衬得小脸楚楚动人。

“我让尼克去帮我查祁莹莹了,我答应了晓晓要帮她讨回公道。慕哥,我们别再浪费时间了!你不用总是这么保护着我,就算到了派对被所有人围观,我相信我也能坦然面对。

“拿你没办法,你总是有自己的想法。

见蓝悦一本正经,神色凝重,慕宁只能再一次妥协,同意带着她一起去参加容衍妻子的生日派对。

等蓝悦到了之后才知道,原来是关晓晓的妹妹关萌萌来了。关萌萌是关晓晓的亲妹妹,两个人长得很像,但比起关晓晓的清秀俏丽,关萌萌的长相则更加甜美精致。还在上学的她,成绩优秀,多才多艺,是大学里公认的校花。

与漂亮如洋娃娃的外表不符,关萌萌的性格很爷们,脾气*的她在得知姐姐的遭遇之后,当即嚷嚷要找那对狗男女拼命。

所以关晓晓这才吓得让蓝悦来阻止关萌萌。

“妹子,你是不是傻!你单枪匹马去找祁家大小姐算账,最后下场肯定跟你老姐我一样。

见蓝悦拦下了关萌萌,关晓晓躺在床上,指了指腰上的石膏,有气无力地开口。

蓝悦蹙着如画的眉头,按着关萌萌的肩膀,连连点头,“萌萌,你真的不能冲动,暴力解决不了问题,而且你找祁莹莹动粗,吃亏的只会是你。

“那也不能这么窝囊呀!难道就看着我姐被劈腿了,还被打?听过正室打小三的,还没听过小三打正室的。我姐这次真的是太衰了,看上林枫这种贱男,现在弄成这样太丢脸了……

虽然习惯了自己妹妹的直脾气,但关晓晓还是被梗得说不出话来,只能生无可恋的躺在床上,双眼空洞地盯着头顶天花板叹气。

关萌萌嘴巴是毒了一些,但她是真的心疼关晓晓,说着说着也红了眼眶。

“说实话,就是咱们家没人家有钱有势,所以姐你才只能被人欺负。

“萌萌,别说了,晓晓的事情不会就这么算了。我过来正好有件事情要告诉你们,对于咱们来说也算是一个好消息。

蓝悦的话成功吸引了姐妹俩的注意力。

“因为暂时找不到祁莹莹雇人伤害晓晓的证据,我便让尼克去找祁莹莹的其他把柄,现在终于有了线索。上个月,祁莹莹也因为男朋友劈腿的事情,找了一个叫李红秀的女孩麻烦,据尼克告诉我的信息,李红秀受的伤比晓晓严重多了……

“悦姐,你的意思是我们去找另外一个受害的女孩,让她去起诉祁莹莹?”关萌萌收起了愤慨之色,眸光发亮地盯着蓝悦,不由对她的能力心生崇拜。

“嗯,没错,祁莹莹打伤李红秀这件事情,有很多目击者和知*,相比较晓晓被打的时候,更容易掌握证据,更何况是祁莹莹亲自动的手。

“既然是这样这个叫李红秀的女孩和她家人为什么不起诉祁莹莹?

“这件事情没有下文肯定是因为祁家开出了条件,让他们放弃起诉选择了私了。

还在上学的关萌萌尚未接触社会,单纯如她,只相信是非曲直,对当今社会的规则还一知半解。

蓝悦含蓄地给她解释了一下,但是关萌萌十分不解,“为什么要选择私了呀?起诉的话不是一样能够得到赔偿,最重要的是可以让作恶的人得到法律的惩罚!

对上关萌萌清澈明亮的眼睛,蓝悦抿唇,动了动嘴角,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她不想抹杀了关萌萌对这个社会的期许,毕竟在国内很多地方法律和正义仍然在交相辉映。

只是在海城,鲜少有人会傻到去跟祁家的人讲公平和法律。

一旁躺在床上的关晓晓则无奈地对着关萌萌翻了一个白眼,“你还说我傻!会有人跟钱过不去吗?他们不起诉,是因为祁家给他们的钱多到让他们没法拒绝呗!

听完关晓晓的话,关萌萌靠在沙发旁,微微瞪大了眼睛,琥珀色的瞳孔流光转动。

如果不是自己的姐姐遭遇了这种事情,她估计一辈子都不会有这种认知。

“咳咳!

因为说话太过用力,牵扯到了裂开的助骨,关晓晓剧烈地咳嗽起来,咳得眼泪都快冒出来。她手捂着嘴巴,本就不大的脸,因为手术更加消瘦,苍白得几乎没有一丝血色。

蓝悦赶忙将她扶正了,端了一杯温水放到她的床边。

关晓晓微微侧过脸,玻璃杯子隐隐约约映出了她憔悴的面容,“悦悦,算了吧!我认命了!祁家肯定给了李红秀家很多钱,他们不会跟我们一起起诉祁莹莹的。而且我看出来,祁莹莹跟林枫也只是玩玩而已,他们最后不会有结果,只要知道这点,我心里就痛快了……

相比较祁莹莹,关晓晓更憎恨林枫,憎恨他经不起*,憎恨他的欺骗,憎恨他辜负了她的一片真心……

“姐,你怎么说这种丧气话!有我和悦姐在,不准你看轻自己!凭什么这件事情就算了,祁家大小姐又怎么样,祁家大小姐就能狗眼看人低吗?

“晓晓,我赞成萌萌说的,林枫和祁莹莹都对不起你,他们都该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为了让情绪低落的关晓晓好好休息,蓝悦拉着关萌萌离开了病房。

后西游记 诸天最强boss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