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全本小说傅流年 小辰老师 至尊大仙农

也许是心里住了头野猪的缘故,安凉这一遛,就遛出了医院。

她挂著一脸彩,还吸著拖鞋,穿著单薄,难免吸引某些路人的注意力。

安凉秉持野猪好斗的个性,一一回看过去,淡漠笼著挑衅,看得那些人莫名其妙火大,还不敢确定,看著自己的人到底是不是在挑衅自己。

实在太冷了。

安凉吸了吸鼻子,看见一个大商场,连名字都没看,就闪进去。

一进门就是香喷喷的面包味道,甜蜜蜜地包裹住她。

站在橱窗边,目光悠哉哉地在那些胖滚滚的面包团子上转。

一旁收银台的服务生刚开始没发现和,谐的工作氛围里有什么怪异,直到走过的路人好多都把目光投过来。

难道是今天化的妆特别好?服务生摸摸脸颊,有些羞涩。

她就觉得今天眉毛画的特别对称,粗细也刚好,而且……

她的视线落在安凉身上。

眼楮微微睁大了一些,好漂亮的女人。

橱窗的光把她的轮廓映得暖融融的,睫毛染成金色,忽闪忽闪,像是撒了蜜的小扇子。

鼻梁挺挺的,鼻尖小小的,光是这鼻子就要不少钱(如果是整的话)。

脸上的伤痕不削减美感,反而让人感觉那些都是故意画上去的……服务生眨眨眼,觉得这些伤口十有八九就是画上去的,这个女人说不定是个coser。

所以……路人看的都是她?问题和答案一起出来,别说路人了,就是她自己也忍不住盯著这个女人看。

正想著,视线里的人抬起头,向她看过来。

两个女人大眼瞪小眼,对视了一会,然后安凉轻轻一笑,转身,从服务生走过去。

服务生好像看见一个光屁股的小娃娃,拿了一把弓箭,对著她的心piu地射了一箭。

完了完了,她要被掰弯了!

除了这个解释,其他说法根本说不通,為什么她看见那个女人沖她笑,她就有一种要把那女人捧回家,当成宝贝供起来的沖动。

坚持了二十多年的性取向突然被扭转,服务生整个人都慌了。

不行了!她得请假!她得回家!她得一个人静静!

刚要把店长叫来,视线就被推门走进来的人夺去。

嘴巴慢慢张大。

一分鐘以后,服务生淡定地合上嘴巴。

没事了,她可以确定了,她百分之一万二喜欢男人。

刚才那男人走进来,看都没看她一眼,她照样也出现了幻觉。

这次拿箭的不是丘比特那个小屁孩了,是成吉思汗!骑著大老虎,把一米多长的标枪穿进了她的心里。

“老板。

百里带著人走过来,对楚骁微微欠身。

楚骁抬抬下颌算是答应了。

“现在,要把安小姐带回去么?”百里其实挺不理解自家boss的意思的,安凉刚出病房就已经被他们发现了,汇报给老板,以為老板会让他们直接把人抓回来。

没想到,老板竟然要玩放风筝的游戏。

任由安小姐乱遛,只让他们跟在后面,确保人没丢了就行。

“您醒了?

小护士弯起眼楮,端著一盘东西走过来。

安凉撑起身子,靠在床头,巴巴看著小护士手里的托盘。

诚心诚意地祈祷,那个盘子里有点能吃的东西。

可惜,盘子里只有白花花的纱布,还有各种颜色的药水。

安凉眸光黯淡下去。

“您是不是饿了?”小护士笑意盈盈,像是有读心术一般。

安凉点头,感觉到了希望,不觉漾开笑。

“不好意思,楚先生特意吩咐了,说您常常吃饱了撑的,应该饿您两顿。”小护士转述著楚骁欠扁的话,笑容依旧温暖如春。

安凉笑著咬咬牙,把眼里的希望之光掐灭。

她就知道楚骁不会让她有好日子过。

昨天放了那么多血,又跟他大战那么多回合,她早就饿扁了。楚骁就是掐准她现在一定饿得慌,才特意嘱咐这个小护士来气她。

“不过,您要是实在饿得慌的话……

安凉把目光转回来,看向小护士,等她把后面的话说完的功夫,安凉想到了一个俗语。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骂的不是这个替楚骁传话的小护士,而是楚骁。

“一会上完药,您就睡一大觉,做一个梦,在梦里您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吃多少就吃多少……”小护士不愧是全院数一数二的腹黑,深得楚骁的真传,把楚骁对安凉的嘲讽,调侃,戏谑传达得淋灕尽致,“正好今天太阳足,最适合白日做梦了。

安凉看著小护士,从小护士的表情不难发现,小护士对楚骁交给她的“重任”很有野心,打定主意要超额完成任务了。

楚骁真不是一般的无聊,竟然找了一个小护士对她冷嘲热讽。

毒舌很像他,不知道身手跟他比起来怎么样。

如果身手跟毒舌不成正比,是很容易出事情的。

“谢了。

安凉掂了掂从小护士兜里翻出来的小饼干,拍拍被她用枕巾绑在床边的小护士。

小护士扭动了两下,想说话,怎奈嘴里被塞了东西,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那些饼干本来是她准备馋安凉的,现在倒好,反而让安凉抢了去。

楚先生跟她说了那么气安凉的小窍门,怎么忘了提醒她一下,这个女人是这么危险,三除五除二就把她制服了。

看安凉靠在床头柜上,嚓擦地吃著她的小饼干,她的血压就有点高。

生气之余还有点纳闷,昨天还奄奄一息的人,今天怎么就这么活蹦乱跳了。

她哪里知道,安凉是从什么样的训练里走出来的,回血能力早就被练出来了。

拍拍手,把手上站的饼干屑拍掉。安凉哈腰,看著小护士的眼楮︰“有水么?

小护士眼楮瞪得老大,模模糊糊地吼著什么。

安凉懒得破译小护士到底是怎么骂她的。晃晃悠悠走出病房,顺手把房门反锁起来。

走廊里竟然没有楚骁的人看著她。

这是很危险的信号。

安凉想了想,还是觉得吃完饼干实在口干,不喝点什么太难受了。

所以,迈开步子,在空空荡荡的走廊遛上了。

免费全本小说傅流年 小辰老师 至尊大仙农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