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激战 第一章程晓柔,重生之一女嫁四夫

2020-05-13 17:43 · 潜江资讯网

七点半,唐晚终于从床上爬起来,她捂着昏昏沉沉的头走进洗手间,揉揉眼睛,端详着镜子中的自己。

眼下是浅浅的一层乌黑,眼神有些空蒙,蔫巴巴的,因为昨天那个梦,今天怕是一整天都提不起精神来了。

她叹了口气,有气无力地刷牙洗漱,在宿舍待着也不知道要干什么,索性就提着背包往教学区走。

半路还跑去小吃街买了杯豆浆,唐晚咬着吸管,晃晃悠悠地走在校园里。

这个时间,正是第一节课,校园里静地只剩下风吹树叶的声音,她垂着头走路。

满脑子都是裴延那张脸,……当然还有他的腹肌。

这真是太烦恼了,唐晚捏了捏自己的耳垂,强迫自己忘掉那个梦。

旁边断断续续地路过几个人,手提着电脑包,看样子像是去图书馆的。

唐晚决定用学习麻痹自己,毕竟从小到大遇到的烦心事,都是通过不断地学习才得以忘掉的。

图书馆门前,她余光瞄到一个人,白衬衫黑裤子,没看清什么样,一直在冲着她的这个方向招手。

唐晚抬起头仔仔细细地看了眼,那人长的挺白净,带着个无框眼睛,看起来斯斯文文的。

她朝四周看了看,并没有什么人,看来是在朝她打招呼,可记忆里实在没有这个人的模样。

没准是在请她帮忙,或者问路呢。

唐晚硬着头皮走上前去,扯出牵强的微笑,边笑边努力地在想他是谁,原本以为会陷入尴尬地境地,但还好,这个人格外地热情。

“学妹,你好啊,我们又见面了!”程澈举了举手中的保温杯,“来图书馆学习?”

“是啊。”唐晚极力掩饰着眼中的茫然,她差一点就要问出请问你是谁,但多年来的礼仪让她止住了口。

程澈也不知道该怎么跟小姑娘相处,他平常在宿舍话挺多,但大多是被舍友们带的,现在么……气氛有些尴尬。

放平常,程澈也不太在意气氛什么的,但面前的小姑娘是让他延哥曾经“怒发冲冠为红颜”的红颜。

他就算再没话说也得找话,何况还得求人帮忙。

他清了清嗓子,决定把话题引向裴延:“延哥在宿舍经常提起你。”

一听裴延,唐晚大概知道眼前的人是谁了,就是那个……学生会会长。

她恍然大悟地啊了一声,“学长经常提起我吗?”

“他说你曾经提醒他多喝热水。”程澈点了点头,“所以那天晚上延哥大概喝了好几杯,平常不怎么喝水的人……也是跌破了我们几个的眼。”

唐晚有点讶异,她抓了抓耳朵,“我那是怕他吃了太多咸的东西晚上被渴醒,”她不好意思地笑笑:“学长居然听话耶。”

程澈见唐晚有回应,又主动道:“延哥昨晚没在宿舍住,听说他爸妈最近回国,应该是回家去了,他家就在南城。”

唐晚:“真幸福,可以随时回家。”

程澈嘿嘿笑:“但是今天我们班有课,九点半的课。”

唐晚:“跟我一样欸,我也是九点半的。”

“那太好了,”程澈放轻了语气,“学妹能不能帮我一个忙?关于延哥的。”

“学长的吗?什么忙呢?”

“是这样的,我今天出宿舍的时候不小心拿错了书,拿成了延哥的书。但是我要去参加一个文化交流会,刚跟老师请了假,现在就得走,所以没办法把书交给延哥了,学妹能帮忙带一下吗?”

程澈边解释边从包里掏书,一会儿摸出一本书——《货币银行学》,唐晚不学这种科目,但看着名字还挺重要的。

想着反正没什么事,就点了头。

程澈特别高兴,生怕她反悔,急速地念了第几号楼第几间教室。

唐晚拿备忘录记下,接过那本厚厚的书,揣进怀里。

她坐在图书馆,闲闲地翻了翻那本大厚书,第一页龙飞凤舞地写着裴延两个大字,中间内容基本很干净,寥寥几笔横线画上了重点,其余没再多的东西。

唐晚笑了笑,从自己的书里翻出一个标本,小小的牵牛花标本,已经过了几个月,从粉嫩嫩的颜色变成了现在的棕灰色,仿佛蒙上了一层时间的厚重感。

她小心翼翼地夹在其中,眉眼生动明亮,已经没了早起时的昏沉,安安静静地沉浸在书本里。

——

“儿子,起床吃饭,妈妈亲手做的。”门外响起叶女士的声音。

裴延抓了抓头发,翻身起床,在浴室冲了个澡才下楼吃饭。

楼下,充斥着一股子烧焦的味道,及其呛鼻,裴延忍不住咳了几声。

阿姨抓心地看着叶女士在厨房忙来忙去,口中在不停地指导着,就差上手去夺叶女士的锅铲。

裴炜琛在沙发上翘着腿,对这种现象见怪不怪,还特骄傲地跟他炫耀:“在国外这几天,你妈天天这样,虽然厨艺没什么长进,但她的心意我是看到了的。”

裴延:“……”

父子俩等了十多分钟,才能上桌吃饭。

裴延用筷子挑了挑烧焦的鸡蛋饼,又摁了摁硬邦邦的面包,最后只抿了口牛奶。

裴炜琛倒是吃的有滋有味,边吃边夸:“越来越好吃了,特别好。”

叶蓓满意地扬了扬眉,“儿子啊,妈妈这顿饭是为你做的,多吃点啊。”

裴延艰难地咽了口鸡蛋饼,瞥了叶蓓一眼:“这就是你们昨晚拼死拼活把我叫回来的原因?”

他淡淡地讽:“我还以为你们要在德国待到我过完生日才回来,怎么,这次蜜月这么短?”

叶蓓摇摇头:“你生日是没几天了,放心吧,爸爸妈妈会给你一个大惊喜的。”

她又露出了甜蜜的笑:“但是嘛,过几天你爸爸要去南方谈个项目,我也一起过去玩,我们会在那边录视频帮你庆祝的。”

裴炜琛:“你许完愿就告诉爸爸,爸爸帮你实现,想买什么买什么。”

听听,这是什么话。

还想买什么买什么?

又不是三岁小孩。

裴延硬塞了几口饭,“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学校上课了。”

叶蓓拉住他胳膊:“儿子,这顿饭妈妈是专门做给你看的。”

裴延揉着眉骨,差点没笑出来:“做给我看?所以没法吃是吗?妈,你还挺有自知之明。”

叶蓓嗔了眼:“瞎说什么呢。我听刘太太说,她儿子带女朋友回家,她高兴地亲手做了一顿饭迎接,后来那女朋友逢人就夸有个好婆婆,现在一家人和和美美,孙子都有了呢……”

“所以妈妈最近在苦练厨艺,当然呢,希望儿子给妈妈一个施展才华的机会。”

“你要是没有心仪的人,妈妈这里有,妈妈可以帮你介绍。”

裴延不耐烦地拨了拨头发:“你要实在想要小孩,就跟爸生个二胎呗,反正家里养的起。”

裴炜琛:“又说胡话,在说你的事,怎么扯到我们身上了。”

叶蓓一开始的时候不太担心儿媳妇的问题,随着裴延的长大,某天,惊觉儿子竟然从来没跟哪个女孩走得近,并且在早恋成风的青春期没有早恋!

她又是个爱胡思乱想的人,所以总是明里暗里地提起儿媳这个话题,奈何裴延从来不搭腔。

这次也同样。

叶蓓小心地扯了下裴炜琛的衣角:“你说,咱们儿子是不是有什么别的爱好呢?比如……”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对面的裴延瞪了一眼,那眼神,瞪地她特别惶恐不安。

“妈,你够了,你儿子特别正常,并且喜欢小姑娘。”裴延脸色不太好,他觉得自己刚才语气过于冷硬,便好声好气地商量:“您就别操心了,不会没有儿媳的。”

裴延跟裴炜琛一样,说到做到,很令人信服。

叶蓓连连点头:“好好好,妈妈相信你,儿子加油,晚上记得回来吃饭啊。”

裴延临走前瞥见了书桌边上的仙人掌,上面有的刺还很软看起来毛茸茸的,种在绿色的陶瓷杯里,巴掌一般大,又小又可爱。

他端起来看了一小会儿,这还是他小外甥送给他的,小屁孩不知道从哪买的,端着这个硬往他手里塞,还非要他带回家。

现在盯着看,心情倒是莫名地被治愈了些,这半个月他都没回家,小东西生长地蛮好,他往上撒了些水,决定过几天再拿回学校,毕竟真的挺治愈。

进了教室,裴延倒头就趴在桌子上,昨晚陪着他爸妈吃地太丰盛,胃有些难受,折腾到大半夜才睡着,现在没趴多久脑子就开始模糊。

——

唐晚给裴延发微信,但是一直没等到回复。

他们的教室在一栋楼里,唐晚把书包放进教室后就揣着那本书去找裴延的教室。

上了一层楼,穿过走廊,终于看到501的门牌号。

有学生陆陆续续地往里走,她站在门口探了探头,发现里面已经有不少人了,黑压压的一片,说话的,玩游戏的,翻书的,甚至还有小情侣在后排拉着小手谈情说爱。

唐晚又搜索了一遍,终于在角落里发现裴延的身影。

相关文章:

小梅被陈医生护士系列 恩恩阿阿好大好深寡妇

10个女的9个出过轨*宜宾金沙漫舞砂女照片

男女吃胸揉下面动态图_疯狂的在她体内撞

在浴室干了表妹 锅炉工与校花

好爽好热好难受公交车 一步一步搞上高冷亲妈

文章标签